北京文化2018年报解读:我不是药神收入26亿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28日

  原题目:北京文化2018年报解读:《我不是药神》收入2.6亿

  作者:庞李洁

  3月22日,北京文化发布募资通知布告,拟以公开辟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体例募集20亿元,用于投资制造5部片子、4部电视剧、5部网剧。

  而在前一日,北京文化刚披露了2018年财报,内容显示,北京文化在2019年打算运营的项目,除了曾经上映的《流离地球》《来电狂响》外,目前还未播出的共计有21部片子,此中不乏宁浩、乌尔善、赵薇等监制或执导的作品;别的还有23部电视剧/网剧,包罗张黎监制的《大明皇妃》《羽传说》,贾玲、包贝尔主演的《欢喜猎人》等。

  大规模的影视项目结构和高额的募资投入,显示了北京文化对影视营业的注重,这与公司影视营业的盈利能力不无关系。财报数据显示,在2018年,北京文化营收额达到12.05亿,同比下降8.78%。不外,北京文化的净利润则同比上涨5%,达到3.26亿。此中,北京文化来自影视项目标营收合计占比达到85%以上,影视业绩曾经成为公司的绝对支柱。

  同时,值得留意的是,北京文化的综艺营收曾经完全被剔除,艺人经纪营业营收同比下降45%,旅游办事营收进一步被压缩。并且,北京文化激进的成长策略使公司业绩波动猛烈,并购堆集起的16亿商誉有潜在爆雷风险,大股东被动减持等也成为公司成长路上的隐忧。

  《药神》收入2.55亿、《倩女》3.58亿,总收入超12亿,但同比下降8.8%

  从财报来看,在演讲期内,北京文化总收入超12亿,但同比下降8.8%。此中,片子为北京文化贡献的营收达到5.16亿,占总营收的42.81%;电视剧网剧为北京文化带来的营收达到5.18亿,占总营收的42.98%,两者几乎持平,合计占总营收的比重达85%以上,成为北京文化业绩的两大支柱。

  1、片子:《我不是药神》收入2.55亿,《无名之辈》收入近1亿

  2018年,由北京文化参投并主控刊行的片子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达到31亿,跻身年度票房榜第三位。据领会,北京文化为该片制造投资1500万,并承担6000万的刊行费用,由此推算,仅《我不是药神》为北京文化带来的利润大约在1.8亿摆布。

  此前,北京文化曾8亿保底《战狼2》,最终换得3亿营收,比拟之下,《我不是药神》以小博大,性价比更高。同样以小博大的还有《无名之辈》,这部成本仅3000万的片子同样由北京文化参投并主控刊行,最终该片以黑马之姿夺得7.94亿票房,为北京文化带来近1亿的营收。

  2、电视剧:《倩女幽魂》收入3.58亿,《大宋宫词》收入1.02亿

  2018年5月,北京文化主控的新版《倩女幽魂》在广电存案,目前该片仅公开透露由洪金宝执导,主演阵容还未发布,但该片已为公司带来3.58亿的收入,成为公司2018年营收额最高的项目。

  《倩女幽魂》为翻拍剧,按照国度广播片子电视总局公示的存案消息,2018年至今存案的翻拍剧快要50部。《倩女幽魂》也是这一轮翻拍高潮中的一部,该片共60集,按此推算,新版《倩女幽魂》单集收入快要600万,在业内已是不小的体量。

  比拟之下,《大宋宫词》的收入表示并不喜人。据领会,《大宋宫词》由刘涛、周渝民主演,由《大明宫词》导演李少红执导。本年3月,《大宋宫词》在广电的存案消息由50集改为86集,疑有注水嫌疑,而该片全体收入为1.02亿,单集收入不足120万,几乎是平沽。这大概与市场大情况相关,当下大女主古装剧集体式微,再加上“最严限古令”限制古装剧排播,《大宋宫词》可否按打算在2019年上线还未可知。

  综艺成泡影、艺人经纪业绩下滑,旅游成长受限,缩窄营收增加空间

  虽然北京文化的影视业绩表示不差,总利润也有小幅上涨,但全体上看,公司的总营收却鄙人滑,次要缘由在于公司剥离了综艺营业、艺人经纪营业的营收同比下降45%,旅游办事项目成长受限等。

  1、综艺营收同比下降100%

  财报数据显示,在演讲期内,北京文化的综艺项目收入这一栏已成空白,较上年同期下降100%。由此可见,北京文化的综艺营业曾经完全被剥离。

  综艺营业在北京文化的结构中具有的时间相当短,从其财报中呈现综艺这个项目到消逝不外4年时间,这个时间段刚好与公司引入原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的时间相吻合。

  2015年,夏陈安插手北京文化,成为公司综艺板块的担任人。

  2016年,以夏陈安为桥梁,北京文化参投了《花漾梦工场》、《极限挑战第二季》、《跨界歌王》、《加油!美少女》和《我们战役吧》等多档综艺节目。此中,来自《极限挑战》的营收达到5138万,成为该年度营收排名第二的项目。并且,该年度公司净利润达到5.22亿,目前仍是最高值。

  2017年,北京文化继续参投了《我们十七岁》《高兴俱乐部》等节目,但在过度同质化的大情况下都未溅起太洪流花。同年岁暮,夏陈安去职转投教育行业;

  2018年, 北京文化的综艺营业营收化为泡影,该板块完全被剥离。

  2、艺人经纪营收同比下滑45%

  北京文化的艺人经纪营业收入次要来历于收购的公司浙江星河文化,该公司的创始人王京花曾是出名经纪人,公司旗下具有陆毅、郭京飞、耿乐、柯蓝等艺人,导演方面则有郭帆、沈严等。

  演讲期内,公司的艺人经纪营业营收较上年同期下降45%,与行业集体抵制天价片酬的大情况不无关系。别的,在“阴阳合同”激发的蝴蝶效应下,按照财报数据,在2018年,北京文化共计缴税9221万,在利润变化不大的前提下,较上年同期上涨近20%。

  3、旅游、酒店办事业营收占比仅7.06%

  财报数据显示,2018年,北京文化来自旅游、酒店办事的营收仅8506万,尚不及一部电视剧或片子的营收。虽然此营业的毛利率快要92%,有着高效的利润转化,但对逐利的本钱而言仍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

  并且,2016年,北京文化旗下的潭柘寺、戒台寺两个景点地点的门头沟区,收回了这两个景点的运营权和办理权。同年,北京文化的此项收入占比从之前的40%以上下降至13%,直到2019年6月1日两边完成交代过度,北京文化的旅游、酒店办事营收还将进一步压缩。

  业绩波动大、大股东被动减持,高速成长背后亦有隐忧

  虽然当前北京文化的旅游营业营收不竭收窄,但北京文化的前身北京旅游曾是一家纯粹的旅游公司。

  2011年,中国华力控股集团以10.75元/股的价钱认购了北京旅游定增的5000万股,成为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达到27.42%。不外,华力的进入并没有改变北京旅游的主停业务,直到传媒行业并购潮的呈现。

  2013年,北京旅游插手并购潮,以1.5亿元收购了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公司100%股权,并改名为北京文化,借此正式进入文化传媒行业。而摩天轮文化的董事长正式带动北京文化一路高歌大进的宋歌。

  在此之前,宋歌曾是万达影视的总司理,在业内堆集了必然的影视资本。别的,宋歌仍是厚德前海基金的现实节制人,该公司为富德生命人寿旗下的公司。正由于这层关系,北京文化与富德系越走越近。

  2014年,北京文化向富德生命人寿安全股份无限公司、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无限公司等8家公司,以非公开辟行股票的体例募集了28.65亿元。买卖完成后,富德人寿以刊行价8.92元/股认购了北京文化约1.11亿股,持股比例达15.37%,成为北京文化的第二大股东,与华力控股的持股比例仅相差0.3%。而北京文化借助这笔资金走上了本钱扩张之路。

  同年,北京文化别离以13.5亿元和7.5亿元收购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两家分量级公司,将娄晓曦、王京花及其公司旗下艺人并入麾下。

  并购完成后,摩天轮、世纪伙伴、星河文化三家公司成为北京文化的次要业绩来历,同时,三者也为北京文化带来了快要16亿的商誉。本年以来,文化传媒板块上市公司商誉几次暴雷,导致大面积吃亏,北京文化16亿的商誉并非没有暴雷风险。

  别的,在影视项目运作方面,北京文化最起头采纳的是激进的保底刊行策略。例如5亿保底《心花路放》,8亿保底《战狼2》等,虽然屡次押中爆款,但保底的风险也不成避免,北京文化5亿保底《二代妖精》惨败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其时,北京文化向《二代妖精》投资快要2亿,最终分成收入仅4000万,吃亏额约1.6亿,与《战狼2》带来的净利润几乎持平。

  高收益与高风险并存,使北京文化的营收和净利润表示极不不变。此中,三家并购公司的业绩在2016年汇入之时,公司净利润翻了近24倍。2017年之后,北京文化起头多以参投加主控刊行的体例参与项目,目前曾经降生出《我不是药神》《无名之辈》《流离地球》等多个爆款,业绩表示也相对平稳。

  北京文化对内容的辨别力和对市场的把控使其快速走在了行业前列,但在影视行业集体陷入严冬的大情况下,本钱对其将来的成长似乎并不看好。

  2019年1月下旬,北京文化发布四次减持通知布告,公司大股东华力控股具有被动减持的风险。此前,华力控股曾通过“陕国投· 聚宝盆98号”证券投资调集资金信任打算持有公司股份约1340万股,而今信任打算资金方以“市场融资情况严重”为由减持股份,目前已减持约824万股,折合现金约1.06亿元,并且,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仍具有继续被动减持的风险。

  全体来看,北京文化高速成长的背后并非没有隐忧。并且,除了业绩波动、大股东被动减持外,北京文化还曾颁布发表以30亿投资《封神三部曲》,现在又公开募资20亿,但在本钱严冬之下,屡次运作大体量项目生怕并不是个好机会。若资金不克不及及时到位,当前现金流不足1亿的北京文化或将面对更大的危机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ammetcalf.com/hlbg/22/